东方美食好在“一日三绝”的佳话留了下来

中华文明,根在河洛。在熠熠生辉的河洛文化中,有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那就是诗、乐、舞三位一体的乐舞文化。千百年来,无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钟情于此,在洛阳留下了许......

  中华文明,根在河洛。在熠熠生辉的河洛文化中,有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那就是诗、乐、舞三位一体的乐舞文化。千百年来,无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钟情于此,在洛阳留下了许多与乐舞有关的故事。

  唐代乐舞分健舞和软舞两类,健舞节奏明快、雄健矫捷,剑器舞是其中影响较大的一种。唐玄宗开元年间,将军裴旻(音mn)在洛阳天宫寺表演剑器舞,留下了“一日三绝”的佳话;诗圣杜甫的一句“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也使公孙大娘的剑器舞名动天下。

  在古代,名士与豪杰等皆崇尚佩剑,若能拔剑起舞,则更引以为荣。舞剑者虽多,但能达到“剑圣”这个级别的,只有盛唐时的裴旻将军。他在洛阳天宫寺表演剑器舞,不仅留下了“一日三绝”的佳话,还因此成为中国剑器舞的“第一人”。

  唐玄宗开元年间,裴旻因母亲新丧,在洛阳家中守孝。一日,他见到宫廷画家吴道子及长史张旭,便想花重金请吴道子在天宫寺(今老城一带)作壁画,以超度母亲亡灵。吴道子不接重金,对裴旻说:“我久不作画,已有些手生了。我常闻将军大名,今日若能观将军舞剑一曲,也许就能找到灵感。”

  裴旻爽快地答应了。他当即换下孝服,持剑起舞,“走马如飞,左旋右抽”,突然又“掷剑入云,高数十丈”。就在剑如闪电般下落的时候,他手执剑鞘,不慌不忙,剑竟然“透室而入”,正好插入剑鞘。当时围观者有上千人,无不惊出一身冷汗。

  吴道子在一旁凝神观看,此刻如获神助,奋笔挥洒,很快便绘出了以神鬼为主题的壁画《除灾患变》,只见画中人物天衣飘飘,满壁生风,“为天下之壮观”。他将其视为自己绘画生涯中的最得意之作,从此画功精进。

  当时在场的张旭也情不自禁,在天宫寺的墙壁上笔走龙蛇,留下了“天下第一狂草”的墨宝。围观者大饱眼福,激动不已,都称“一日之中,获睹三绝”。

  到晚唐时,唐文宗李昂专门下诏,将裴旻的剑术与李白的诗、张旭的草书一起封为唐代三绝。众所周知,李白是“诗仙”,张旭是“草圣”,相比之下,裴旻在今天的名气不够大,但在当时,他可是当之无愧的“剑圣”。

  也许有人觉得,剑器舞多是花架子,打仗时并不实用。不过,裴旻武功卓绝,这可不是吹的。

  据史料记载,裴旻不仅剑术超群,还精通多种兵器。公元713年前后,他与幽州都督孙佺一起北伐奚人时,曾被奚人围困。对方的利箭如雨点般射来,裴旻立马舞刀,“飞矢四集,迎刃而断”。奚人见伤不了他半根毫毛,不由得大惊,急忙退去。

  如今,天宫寺的壁画早已毁于战火,好在“一日三绝”的佳话留了下来,让人可以回想当时裴将军的英姿。

  在唐代剑器舞的表演者当中,还有一个名气很大的人,就是公孙大娘。杜甫年幼时,曾在河南郾城(今属漯河市)看过她的表演。

  时隔半个世纪,到公元767年,杜甫56岁时,在四川夔府别驾元持家里,又一次观看到了剑器舞,表演者是公孙大娘的弟子李十二娘。杜甫感慨万千,挥笔写下了著名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一诗。在诗的前半部分,他用“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等句,描绘了当年公孙大娘表演剑器舞的精彩及引起的轰动,在诗的后半部分则感叹半个世纪来的人事沧桑。

  正如杜甫在诗中所说:“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唐玄宗在位时,宫廷乐舞机构有梨园、教坊、宜春院等,其中高手云集,而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无人能及,可见其技艺之高超。更难得的是,她还教出了李十二娘这样出色的弟子,使诗人在多年后能够看到“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留下了这首千古名诗。

  “楼下公孙昔擅场,空教女子爱军装”,根据唐代诗人司空图在《剑器》诗中的描述,公孙大娘表演剑器舞时“玉貌锦衣”,穿的是美化过的军装,极具风情。她擅长的剑器舞,似乎也不止一套。

  据《明皇杂录》记载:“上(玄宗)素晓音律,时有公孙大娘者,善舞剑,能为《邻里曲》《裴将军满堂势》《西河剑器浑脱》,遗妍妙,皆冠绝于时。”这些剑器舞随着曲调不同,套路也不尽相同。一般认为,《裴将军满堂势》与裴旻有关,也许是吸收了裴旻舞剑的凌厉气势或某些“特技”,表演时动作豪迈、步伐矫健,速度也较快。

  因为杜甫的诗,公孙大娘的剑器舞名动天下。直到晚唐,很多人还对她赞誉有加,如郑嵎《津阳门诗》中就有“公孙剑伎方神奇”的句子。宋代,人们在排演剑器舞时,还加入了杜甫观公孙大娘舞剑器的故事,称“大娘驰誉满文场”。这样的情节安排,也说明了《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一诗对后世的深远影响。

  唐玄宗时,剑器舞多是独舞,表演者有男有女。但到晚唐时,它已被改编成声势浩大的男子群舞,实战气息很浓。

  唐宪宗元和年间(公元806年至公元820年),进士姚合有《剑器词》三首,其中就写道:“圣朝能用兵,破敌速如神。今日当场舞,须知是战人。”武士们表演的剑器舞已不仅仅是执剑而舞,还会执旗帜、火炬等营造战场气氛,伴奏的则是鼓角之声,充满英雄气概。从“今日重起舞,记得战酣时”等句来看,此时的剑器舞风格粗犷,更多地表现了真实的战场生活。

  在敦煌遗书中,也有《剑器词》三首,其中一首是这样的:“排备白旗舞,先自有由来。东方美食合如花焰秀,散若电光开。喊声天地裂,腾踏山岳摧。剑器呈多少,浑脱向前来。”旗帜飞扬、队形变换、喊声震天这情景与姚合描述的剑器舞差不多。

  短短百年时间,剑器舞从公孙大娘优美矫健的女子独舞,摇身变成了表现实战的男子群舞,还真让人难以接受。不过,唐代将一些著名独舞改编成群舞的例子并不少见。比如著名的霓裳羽衣舞在唐文宗时就被改编成由300名少年表演的大型集体舞,不知这样的集体舞还能否表现月宫仙境的缥缈之美。

  宋代时,剑器舞又演变成宫廷队舞,以大曲的形式表演,并引入汉代和唐代的两个著名剑舞故事。唐代的故事是公孙大娘舞剑器,张旭观之“草书大进”,杜甫则写了《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一诗。汉代的故事是鸿门宴上“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项伯舞剑保护刘邦。这两个故事虽然简单,东方美食宋代队舞“情节化”的趋势却可见一斑。

  如今,唐宋时期流行的剑器舞已经失传,我们无缘目睹,这是一个遗憾。好在剑器舞这种乐舞形式流传了下来,无论是后来戏曲中的剑舞,还是民间武术中的剑术,都是对古代剑器舞的继承和发展。比如京剧《霸王别姬》中,梅兰芳扮演的虞姬就有一段风格独特的剑舞表演,也许人们从中可以找到古代剑器舞的影子。(记者 张广英)

上一篇:东方美食食人花产生的叶肉是可以收割的 下一篇:东方美食策略:在前面放一个坚果或高坚果或再在前面放一个食人花或在食人花上放一个南瓜罩

水果沙拉

薏米红豆粥的做法
中国饮食:火锅的吃文化
中国古代名厨大集
八宝粥的做法
剁椒鱼头的做法
广东糖水的营养价值